【夫妻故事汇】之十八 疯狂的扑克



几周以前,我丈夫鲍勃问我是否可以在周末帮他料理一个扑克聚会,他有三个业务上的客户住在离我们城市不远的另一个城市里,他们要我丈夫找个女发牌手,或者女仆,或者女调酒师,去他们那里搞一个扑克之夜的活动。找来的女人就是为他们服务,倒倒酒,送送点心和小吃之类。  想了想,我同意自己来做。至少我为他们做,还可以和我丈夫待在一起,总比让他们去找别的女人强吧。  周末这天,我丈夫带回家一套鸡尾酒会上服务员穿的服装给我。那是一件纯白色上衣,一条黑色短裙--非常短,刚刚可以遮住屁股的那种,而且很轻薄,一旦走动,它就会来回摆动,让大腿和屁股暴露出来,还有长及大腿根部的丝光长筒袜,鲜红色的丁字内裤。  “为什么要穿这么性感的衣服?”我问他道,“你得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想搞什么怪名堂?告诉你说,我可不会那样做,我不会做任何出格的事情的,鲍勃。”  “别担心啊,亲爱的,”鲍勃说道,“只不过性让你穿得性感一点罢了,不会有任何性接触的,这一点我已经跟他们强调过了。我可不想让你跟那些家伙做爱,不过玩些游戏罢了,让那些家伙感觉你很性感,很风骚,你不是也喜欢这样吗?你就做个鸡尾酒会服务员,性感点,摆摆你的屁股,亮亮你的大腿,让他们看着你性感的身体流口水,如此而已。”  鲍勃继续说道:“我只是想让他们看到我找来了一个活泼、开朗、性感、迷人的鸡尾酒会服务员,但她不是妓女,也不是骚货,当然,也不是我的妻子。我不想让他们知道你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丈夫。他们都是很重要的客户,我希望他们玩得开心。如果他们很拘束,那会觉得很无聊的。”  哦,我想了一下,觉得他的想法也没有错,就同意了。嗯,也就是些小小的暴露,小小的挨蹭,小小的调情,应该不会有太过分的事情吧。这个聚会对他来说很重要,而且,即使那几个家伙对我感兴趣,也不会伤害到我什么。  结婚九年来,我和丈夫一直生活得很幸福,性生活也很和谐。我们做爱非常多,也非常快乐,鲍勃是个做爱的高手。但是,结婚的女人有时也会忧虑,不知道现在她对别的男人是否还有吸引力。所以,我答应了鲍勃,声音中透着开心。其实,在答应他的时候,我心里感觉到了性的冲动。  聚会是在楚克的公寓里举办的,他是我丈夫三个业务客户中的一个,其他两个人一个叫阿尔,一个叫达恩。我们达到楚克家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已经在屋子里了,他们异口同声地表示非常喜欢我的装扮。  寒暄了几句后,他们就开始玩扑克,而我就像一个职业服务员一样为他们倒酒、端点心。当我走到鲍勃身边的时候,他伸手拍了拍我的屁股。我想,这是他的一个小把戏。他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要告诉那几个男人,我跟他不是“两口子”,一方面要我表现得再风骚一点。  过了几分钟,鲍勃来到厨房,他一只手抱住我,亲了我,不仅仅是轻吻,而是将舌头伸进我嘴里的深吻。接着,他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一边搓揉着我的屁股,一边掐弄着我的乳房。这时,我越过丈夫的肩膀,看到那个叫楚克的男人正窥视着我们。  但是鲍勃没有注意到有人在看我们,也许他根本就不在乎,他继续挑逗我。他弄得我很舒服,所以我不想阻止他。他不停地亲吻我,抚摩我,我也用同样的动作和热情回应着他。看到我和我丈夫在厨房里亲热,楚克感觉到我是一个容易上手的女人。  过了一会儿,我从厨房走出来,双手端着饮料。楚克在半路把我截住,拉着我就亲,他的手放在了我的屁股上。我稍微反抗了一下,但并没有能阻止楚克。  楚克是个挺可爱的男人,他的长相有点像我上大学时有过亲密关系的男朋友中的一个,所以,我并不太反感被他亲吻和抚摩。而且,我的双手端着饮料,也没办法推开他--呵呵,真没办法推开吗?鬼知道!  楚克使劲亲吻了我很长时间,他的手一直搓揉着我的屁股,接着,他的手向上移,从我的腰一直抚摩到我的乳房。我被他搓揉得喘息起来,这是多年以来我第一次被我丈夫以外的男人抚摩和亲吻。他让我兴奋了,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我也把舌头伸进了楚克的嘴里,让他知道我的感觉。  这时,楚克的手从我俩的身体之间滑下去,抚摩着我的小腹,然后穿过我的裙子触摸到我的阴户。“哦,宝贝,我感觉好舒服!”我呻吟着,朝前顶着自己的阴户,和他的手挨得更紧。亲热了大概3分钟,我们分开了,我走进起居室,给那几个打牌的男人倒饮料。  倒完饮料后,我站在楚克和阿尔之间看着他们玩牌。楚克一边玩着扑克,一边伸手抚摩我的屁股,所有的人都能看到他在做什么。我的阴户开始流水,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但我没有推开他的手,也没有离开,我喜欢被抚摩的感觉,也喜欢被窥视。  另两个男人转头看了看我丈夫鲍勃,似乎想看看他是否会反对楚克抚摩我,但是他只是笑了笑。这时,我突然想起来了,他们不知道我和鲍勃是夫妻,他们以为我是被鲍勃雇来为他们服务的,也许我就是个可以被他们玩弄的性玩具呢。所以,鲍勃并没有打算阻止楚克对我的抚摩,当然,我也不想阻止他。  就这样,在鲍勃不以为然态度的鼓励下,楚克的手开始大胆地搓揉着我的屁股、大腿和阴户。噢,我感觉好舒服。他轻轻的爱抚让我慢慢地兴奋起来,哦,上帝啊,就这样当着自己丈夫的面被别的男人抚摩私处,让我心中有种邪恶的快感,而一边被抚摩一边被男人围观更让我感觉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兴奋。尽管他们并不一定完全能看到楚克的手在我的裙子下面干什么,但他们从楚克的动作、从裙摆的晃动和我的表情中,完全可以想像到他正在做的事情。  楚克在我下体抚摩了一阵后,拍了拍我的屁股,让我帮他倒杯酒来,于是,我离开了房间。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男人们继续在打牌,但是他们已经都认为我是个放浪的女人,所以,每当我为他们送饮料走过他们身边,或者是停在某个人旁边观看他们打牌的时候,他们都会伸手抚摩我的屁股,而我也会摇摆着屁股回应他们。几个男人受到了鼓励,更加放肆地抚摩我的身体,还有人将手指插进我的腿缝之间抠摸我的阴户。  当然,这样的抚摩让我也感到兴奋,所以我没阻止他们。只要我一停下来,站在他们身边观看他们打牌,我左右两边的男人总是一个人抚摩我的屁股,另一个人抚摩我的乳房,两个人一起玩弄我,让我觉得十分刺激。很显然,他们想挑逗起我的性欲,也许他们还想一起奸污我吧。  虽然心里有些紧张,但看到我丈夫似乎很享受地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他的朋友们玩弄,而且,说实话,我的确也很喜欢那种当着自己的丈夫被别的男人抚摩的感觉,于是,我站在那里,任凭他们在我的裙子底下放肆地抚摩着我的大腿、我的屁股、甚至我的阴户。每当我站在他们旁边的时候,我都会叉开两腿,让他们的手指方便地抚摩到我的阴户。而他们只要把手伸进我的阴户,总是会拨开我的阴唇,搓揉我的阴蒂,并尝试着将手指插进我的阴道里,但我晃动着身体,不让他们插进去,甚至连鲍勃也不许插入。  我只让他们在我的阴道外面抚摩和抠弄,我喜欢这种感觉,而且,我的确已经开始兴奋了,我的淫水不断地流出来,已经弄湿了我的丁字内裤,那些男人们显然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  渐渐地,我从女服务员变成了他们的性玩具,有人提议把我作为一种奖励,谁赢了谁就把我奖给谁,这个建议得到所有男人的响应。一个男人赢了以后,我就要坐在他的大腿上,而他在下一轮玩牌的过程中可以随便抚摩玩弄我。这样,也许他打牌就不会太集中精力,那么,下一次就可能是别人赢,而我就会被传给下一个赢牌的男人。  他们把我叫做“扑克奖”,或者,按楚克的说法,是“戳她奖”(在英文原文里,“扑克奖”是Poker Prize,“戳她奖”是Poke-her Prize,作者利用近似的发音,来暗示这个奖励的意思,但翻译成中文时,这种暗示就无法表现了--译者注)。  在接下来的三局中,有一局是楚克赢了,他要我站在他大腿上跳舞。  “好吧!”我答应了他的挑战,脱掉鞋子,曲膝站在他的大腿上,摇摆着屁股,贴着他的脸晃动着双乳。他的手贴着我腿向上滑去,一直滑进我的裙子,然后把我的裙子向上翻起,让我的裆部完全暴露出来。  我闭着眼睛,身体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着,陶醉在音乐的旋律和他的抚摩之中。楚克搓揉着我的阴户,他拨开我丁字裤裆部的细带,用手指分开我的阴唇,摸索着找到我的阴蒂搓揉起来。我几乎就要到高潮了,阴道里向外滴着淫水,双腿颤抖着再也站不住,于是一屁股坐在他的膝盖上,抱住他的脖子跟他深情地亲吻起来。  这一次激情的表演为这个夜晚剩下的时间奠定了基调,整个扑克游戏过程都被加入了色情淫荡的内容,游戏的输赢不再是一两个小钱,而且还要加上一个美丽性感的活生生的女人。每个男人都想玩弄我,而我则像一个玩偶一般在男人之间传递,每一个男人都在不断探索我身体秘密的行动中得到性欲的刺激和释放。  这时,该我丈夫鲍勃叫牌了,可是他没钱了,因为这次叫牌需要50美圆。鲍勃拿出他的手表作为抵押,但是楚克表示反对。他说:“不要用你的手表作为抵押,我建议拿这个女人的内裤作抵押。”  鲍勃转头看着我,希望我能同意。但我感觉非常难堪,一时语塞,甚至无法用点头或者摇头来表达我的意思,我感觉自己都喘不上来气了。鲍勃知道我有些为难,他低下头不再看我,低声说了句:“OK!”  几个男人非常兴奋,他们赶快开始发牌。毫无疑问,他输了,鲍勃输掉了这一局,我不得不当着几个男人的面脱下内裤交给他们。几个男人的眼睛兴奋地盯着我,我没有选择,只能慢慢地掀起裙子,把内裤从屁股上慢慢拉下来。男人们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眼睛放光地看着我那鲜红色的丁字小内裤一点点褪下来。  哇!喔!男人们嘴里发出淫荡的赞叹和嘲笑声。鲍勃把小内裤从我手里拿过去,丢在桌子上放钱的小罐子里。楚克伸手过去,抚摩着我的小内裤。然后,虽然新的牌局开始了,但男人们的眼睛一直还是盯着我的身体。  我的脸涨红起来,红得就像我刚刚脱下的鲜红色小内裤。现在,我站在那几个男人面前,没有穿内裤,我的短裙根本不能阻挡他们的目光,他们贪婪地看着我没有内裤保护的阴户。我感觉到阵阵清凉的风轻拂着我的屁股,凉凉的气息从我的短裙下摆传上来,吹拂着我湿润的阴道和大腿。哦,好舒服,好刺激啊!现在我该怎么办?整个夜晚,他们一直在抚摩我的屁股,他们的手甚至伸进了我的裙子。现在,在他们的手和我的湿润的洞穴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屏障了。这么多年以来,只有鲍勃进入过那个洞穴。但是,现在,难道要我向其他几个男人敞开我的密穴吗?  想着这样的事情,我的脸开始发烧,阴道里也在发烧。我感觉我的阴道在燃烧,仿佛要从肚子里顺着我的大腿掉出来了。“嗯,我去给你们拿点喝的吧。”我喃喃着,双腿颤抖着走回厨房。  这一局是楚克赢了,所以在他们玩下一局的时候,我就成了楚克的玩偶。我站在他身边,他的手在我的裙子下面从大腿摸到屁股上,在玩牌的过程中,他一直在摸我。但是,他并没有直接玩弄我的阴户。  在接下来的几局中,几个男人没有再得寸进尺地对我有更加过分的举动,他们并没有肆意玩弄我那已经没有内裤保护的阴户,似乎他们并不想趁火打劫。  一局牌结束后,那个赢了牌的男人在厨房旁边的大厅里截住了我,他把我顶在墙上亲吻我,抚摩我的乳房,又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然后在我的裙子里向上摸去,一直摸到我的阴阜。他把手指插进我的两腿之间,推压我的腿让我分开,于是我把腿打开些,让他的手指在我的阴唇见来回地摩擦着。后来,他找到我的阴道口,先插进了一根手指,接着插进了第二根。  我被他弄得神魂颠倒,使劲把屁股压向他的手,期待着更大的刺激。他的手指在我的阴道里抽动着,还把大拇指按在我的阴蒂上搓揉着。啊!我这个曾经只有鲍勃碰过的隐秘部位终于插进了另一个男人的手指,他让我兴奋,让我疯狂!我在喜悦中呻吟着,我们仍然在亲吻,我的呻吟被他吞进了肚子里。  阿尔本来要穿过大厅去卫生间,他看到我们在那里亲热就停了下来。他看到达恩的手深深陷进我的裙子里,而我的两腿大大地叉开着,他肯定能从我们的动作中猜到达恩的手指插在什么地方了。这说明今晚的性游戏已经升级了,很快,他们就会进入我的身体,进入我那火热潮湿的肉穴。  哦!陌生男人们就要占领我最隐秘的私人空间了,那里曾经是鲍勃的禁脔,好吧,让他看看我是怎样被别的男人们奸淫的吧!我闭上眼睛,放松身心,阴道里的肌肉挤压着正在抽动着的手指。过了一会儿,达恩停止抽插,从我身体里抽出手指,舔吃着手指上沾着的我的淫液。然后,我们深情地亲吻,然后分开了。  回到男人们打牌的房间,一局刚刚结束,楚克又赢了,他要我再跳膝盖舞。他坐在一张高背大班椅里,握着我的手,我在他的膝盖上晃动着身体。然后,我跨坐在他的大腿上,臀部左右摇摆摩擦着他的大腿,并把我的双乳贴在他脸上。  楚克转身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过一个空葡萄酒瓶子,是那种有细长瓶颈的德国产葡萄酒的瓶子,他将瓶子的最后几滴酒控出来,然后将瓶子夹在两腿之间,靠近他的裆部。那瓶子细长的瓶颈朝上,犹如他坚硬的阴茎在两腿之间挺立着,在瓶子旁边,他的裤子被顶起一个大包,我敢肯定,那里就是他硬如磐石的阴茎。  我看着那个瓶子,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你这是要干嘛?”我问道。他回答说:“来吧,坐下来,坐在瓶子上,来吧。”我看着那个瓶子,哦!我的上帝!它就像一根巨大的阴茎直指我的两腿之间,我摆动着我裸露的阴户跨在它上面。  我转头看了看我丈夫鲍勃,又看了看另外几个男人,再转回看着鲍勃,他们都带着期待的神情看着我,他们用充满色欲的眼神回答了我征询的目光,他们都希望我按照楚克的话去做。没有人出声,但都屏住呼吸死死地盯着我。鲍勃用特别的眼神看着我,我能读懂他的意思,他在哀求我,要我勇敢地做下去。  楚克抓着我的双手,把我拉向他的身体,并向下按下去。现在我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那个瓶子上,如果它进入我的身体会是什么感觉啊?!我已经决定去做了,哦,真是够邪恶的!我慢慢地向下坐下去,认真对准位置,我就要被刺入了啊!经过刚才那几个男人持续的抚摩,我的阴道已经非常期待有坚硬的东西来充满它,使劲插入,然后来回抽插!  我低头看了看那个向上挺立着的细长瓶颈,裙子的下摆在它上面摇晃着,我慢慢坐下去几英吋,我的膝盖又蹲下去几分,细长的瓶颈被群摆遮住了。所有男人都在全神贯注地看着瓶颈一点点靠近我的阴户,他们的眼睛里和脸上满是兴奋的神情。  我又朝下移动了一点,这时我的阴道口已经正对着瓶颈了。但是,现在我已经完全看不到它了,我只能用手和阴户去感觉它的位置。我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去感觉我坐下去的方向和力度。我继续向下坐,感觉冰凉细长的瓶颈贴着我的大腿内侧慢慢顶向我的阴道,一点点,一点点,越来越近,就要插进我的阴道里了。  在向下移动一英吋,哦!是的!现在我能感觉到它已经到了我阴唇之间了,到了阴道口了。上帝啊!是这样一个坚硬的东西戳在我的阴道口,我希望它戳进去。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向下坐,让它进入我的身体。于是,我坐下去,慢慢地坐下去,哦,哦,我感觉到它正一点点插进我的隐秘部位,我不禁尖叫起来。  啊!这个坚硬冰凉的东西已经完全插进我的身体了,我慢慢地抬起身体,再慢慢地坐下去,让它更深地插入我的身体。接着,我一次次地不断地抬起身体,再坐下去,速度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大,我让那个瓶颈在我的阴道里做着活塞运动。我大声叫着,啊,啊,哦,哦,噢,喔……,每一次抽动,它都在我的身体更多进一英吋,我感觉它已经插进我的子宫里了。  我双手扶在楚克的肩膀上以保持平衡,我知道我自己正在为他们表演。四个男人睁大眼睛看着我的疯狂举动,看着我用一个啤酒瓶子操着自己,我爱它这样操我!我亲爱的丈夫还有三个陌生的男人就在我身边看着我,他们都希望那个细长、坚硬的东西奸淫我,让我的淫水灌满它,让它带给我性欲高潮。  我继续上下运动着身体,让那根长长的玻璃柱几乎完全离开了我的身体,再狠狠地坐下去,用我的阴道将它完全吞没。我感受着它坚硬的柱体在我身体里一路上行,直达我的子宫口,我真希望它能插进我的子宫,插透我的身体。  就这样,我自如地控制着瓶子,让它在我身体里进进出出,我享受着这根玻璃阴茎,让它更猛、更快、更深地奸淫着我。  有一根手指摸到了我的阴蒂上,哦!好啊,我需要这样的抚摩,请好好抚摩我吧!哦,噢,好,好,又有一根手指来抚摩我了,好啊,好啊,我要到高潮了啊,啊,啊,啊,我颤抖着,我的腿发软,我站不住了。我双手紧紧抓住楚克的肩膀,免得自己从他的腿上摔下去。虽然我依然紧闭着双眼,但我能看到我的眼前五彩缤纷,星光闪耀。  楚克用手握住我的腰,帮我离开那个玻璃“阴茎”,他把我放在他的腿上,我一下就瘫在了他的胸脯上,使劲喘息着,简直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过了几分钟,我好不容易从刚才的高潮中恢复过来,感觉尴尬极了。我现在知道自己在哪里了:我在三个陌生男人面前,用瓶子疯狂地操自己,并且很淫荡地表现自己的性欲高潮。虽然他们看不到我的阴道--直到现在还没有人看见过我的阴道--但他们完全能从我疯狂的动作中了解到我是怎么被一个啤酒瓶子奸淫的。  我转头看了看那几个男人,他们的眼睛里充满了情欲、羡慕和温情。他们很高兴看到我自我服务和自我享受,他们都希望我快乐和满足。我用眼神向他们表达着谢意,这真是非常美妙的经历!我真高兴我没有错过这样的享受,我真高兴我没有假装正经地拒绝这样的享受。  我站起来去了洗手间,我在里面又好好玩弄了一阵自己的阴户。喔,多么美好、温馨的感觉啊!  从洗手间出来,鲍勃在大厅里拦住了我,他抱着我亲吻着,说我非常棒,他非常爱我。我感谢他给我这样的机会,告诉他我也爱他,更爱这样的快乐方式。我说,为什么我们不再好好乐一下呢?他笑了,拍了拍我的屁股,温柔地亲吻着我。  几个男人继续玩牌,我也继续为他们端茶送水。我愿意让他们随意抚摩我,当然,他们也的确肆意摩挲着我的身体。我把自己的乳房、屁股和阴户都提供给他们,任他们抚摩玩弄,我非常喜欢这样的感觉。一般来说,当我站在两个男人之间为他们倒水的时候,他们就会一起抚摩我,一个人抚摩我的胸,另一个人抚摩我的屁股。  有时候,他们会一起抚摩我的下体,这时我就趴伏在桌子上,分开两腿,让他们可以很方便地触摸到我的屁股和阴户。他们的手指分开我的小阴唇,然后把手指插进我的阴道,一根,两根,三根,四根,哦!我的上帝啊!两个男人各自把两根手指插进了我的阴道里,不停地抽插着。哦,我向下坐,让手指更深地插入,我好喜欢这种感觉啊!  后来,两根手指从我的阴道里退了出来,在我的屁股沟里上下摩擦着。我晃动着屁股,告诉他我很喜欢他这样摸我。这时,手指在我的肛门上划着圈,哦!上帝啊,真是舒服啊!我想,他是不是要插进我的屁眼儿里了啊。正想着,他的手指已经向前按,我的屁股向后顶,他的手指就进去了,一寸,两寸,然后手指在里面拧了个圈,接着就抽动起来。  两个人的手指在我的阴道里和肛门里一起抽动着,我能感觉到他们的手指隔着那一层薄薄的肉膜相互摩擦着。我尖叫着、呻吟着耸动着屁股让那些手指更深地奸淫我。我太兴奋了,太激动了,我的淫水不断地流出,顺着我的腿流下去,流到地板上。这次我没有到高潮,但是在下一次,当另外两个男人--楚克指奸我,鲍勃搓揉我的阴蒂的时候,我又一次高潮了。  在那个晚上接下来的时间里,男人似乎从刚才的疯狂中安静下来了,他们比刚才要温柔了许多。他们只是要我坐在他们的大腿上,偶尔轻轻抚摩一下我的乳房,或者大腿,或者阴阜。  到了差不多凌晨一点的时候,游戏终于结束了。在我们开车回家的路上,鲍勃和我一直相互抚摩着对方的性器。一进家门,我们立刻开始做爱,好像一下年轻了十几岁那样,做得非常疯狂,一直做到清晨。第二天,整个白天我们都感觉筋疲力尽,但我们感觉非常值得。  后来,我把这个经历告诉我的闺中密友艾薇,她听了也很兴奋,一再追问我其中的细节。我也很兴奋,在给她描述每一个细节的时候,仿佛我自己又重新体验了一遍那时的经历。艾薇一边兴奋地听着我的讲述,一边把手伸进裤子去抚摩她阴户,当我讲到我在瓶子上套动的时候,她达到了高潮。  “可是,你为什么没有让那几个男人真正和你性交呢?”艾薇似乎有点意犹未尽。  “我也不知道。可能我自己还没有能真正放开,或者鲍勃还没有宽容的那样的程度,或者那几个男人怕轮奸一个女招待会惹上什么麻烦,反正当时的情况并没有朝那方面发展,大家似乎都很默契地感觉‘点到为止’是最好的选择吧。”我回答道。说真的,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那几个男人没想着要奸淫我。  “喂,亲爱的,下次如果你们再搞这样的聚会,你带上我怎么样啊?我想,我们可以有两个女招待,还可以再多找些男人,多增加些娱乐的项目啊。你知道吗?我总幻想自己是个脱衣舞娘,想像着自己怎样在一大群男人面前脱光衣服跳舞,当着他们的面用各种东西插进自己的阴道里。这样的想法真让我疯狂!”艾薇发情了似的喃喃着。  说实话,艾薇是个非常漂亮性感的女人,她身材苗条,皮肤白皙,我敢肯定男人们都会喜欢她的。鲍勃就经常跟我说他很想跟艾薇亲热。  其实,我也急切地盼望着下一次的聚会。事实上,我们已经在策划这样的聚会了,鲍勃,还有那三个男人,当然下次我们要请更多的男人,大概有八到十个吧。我很喜欢被一群男人宠爱、追捧的感觉,也很喜欢看着他们被我的色情表演弄得神魂颠倒的样子。  到时候,说不定鲍勃会同意让那些男人真正和我性交,让他们所有人都直接将精液射进我的阴道里,哦!我非常期待下一次的聚会,我想为他们表演,我想让他们抚摩,我想吸吮他们每一个人的肉棒,我还想让他们一个个插进来,干得我死去活来……  (完)

本贴最早由: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 www.185www.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版权所有 © 2015-2018[广告合作:2akkfc2akk@gmail.com]